新闻动态

本社动态
漓江社《托克维尔》入围新京报书评周刊 “2017年中好书”候选书目 (2017-07-19)
2017上半年“新京报书评周刊”的好书评选活动如期而至。漓江出版社《托克维尔》入围。

6月25日 商务印书馆 文津厅 2017年中好书终审评选现场


2017上半年“新京报书评周刊”的好书评选活动如期而至。此次年中好书评选,涉及文学、社科、历史、经济、生活、艺术、教育、新知等十个领域内推出100本初选书单,首轮邀请22位遍布全国的各领域专家和学者做出投票,决选出40本书目,邀请9名终审评委评选出最终的24本“新京报•书评周刊2017年中好书”。在100本初选书目中,漓江出版社《托克维尔》入围。



法兰西学院弗朗索瓦·基佐奖获奖著作

一位卓越的思想史大家

如何解谜托克维尔

书名:《托克维尔:自由的贵族源泉》

出版时间:2017年2月


托克维尔是一个谜,他的出身为他带来了贵族姓氏,而他的思想则让他心属自由。


作为托克维尔思想评传,本书有着极为清晰的问题意识:托克维尔为什么写作《论美国的民主》。围绕这一问题,若姆深入分析了《论美国的民主》的文本,巧妙地结合大量未发表的信件、手稿和笔记,围绕托克维尔“民主”的多层含义,一一剖析了托克维尔作为社会学家、道德家以及文学家的不同侧面。


若姆令人信服地呈现出,托克维尔是一位摇摆不定的民主推动者,他试图适应民主潮流,同时又怀念其植根的贵族世界——他相信为保护民主下的自由,就有必要保持贵族的价值观。事实上,若姆认为,托克维尔最重要且最有原创性的思想,就是认识到民主将带来的新的、隐形专制的威胁。就此,若姆将托克维尔归入诸如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等“怀疑大师”的行列。


●2008年法国科学院弗朗索瓦·基佐奖(François Guizot)获奖著作。

●本书是托克维尔的思想评传,随着2012年王岐山对托克维尔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推荐(“我们现在很多的学者看的是后资本主义时期的书,应该看一下前期的东西,希望大家看一下《旧制度与大革命》。”),托克维尔由学界中值得重视的独有建树的西方学者,华丽转身为有识、有忧之士共同关注的知识分子。托克维尔相关作品一经出版,旋即大热。而本书是托克维尔最有分量的思想传记,其鲜见的法国本土视角则天然地体贴普通中国读者的心理。

●从很多角度来看,托克维尔都是一个谜。作为一本卓越而极富创新性的著作,本书通过解读《论美国的民主》一书,分析了托克维尔作为政论家、社会学家、道德家和作家的四个身份,还原托克维尔及其著作背后的真实故事。

●托克维尔于中国大陆读者,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托克维尔并不是一位与我们间隔万里的古代之人,而是可以站在我们中间的人;我们需要去理解和认识他,也需要借着理解和认识他,更好的认识当下世界。我们迫切需要托克维尔的洞见。

●本书译者为复旦大学法语系硕士、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马洁宁。译文由法语原文直接翻译,准确流畅,可读性极强。


名家评荐


对所有关切民主的现代作家而言,托克维尔仍然有着无穷的魅力。吕西安·若姆,是一位法国的主导思想史学家,也是一位托克维尔方方面面的政治思想的杰出的阐释者。若姆希望重建我们(所理解)的托克维尔和其本身之间的距离:他是他那个时代独特的贵族社会和知识环境的产物。在这样做时,他让我们知道为什么托克维尔在我们自己的时代,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和活跃的人物。这是一本极其清晰的书,一本不可或缺的指南。

——大卫·朗西曼,剑桥大学


这部重要作品来源于一位主要的政治理论家的长年累月的学术酝酿。作为一名英语世界了解得不够的重要学者,吕西安. 若姆令人钦佩地成功地提供了托克维尔《美国的民主》的一个崭新的阅读。基于广泛深入的知识,这个权威的解释将立即被公认为研究托克维尔的学者们的重要解释,并且,其在目前的关于宗教,民主和自由的复杂关系之间的辩论当中也作出了重要贡献。”

——谢丽尔·B. 韦尔奇,哈佛大学


若姆(Jaume)给我们提供了一部关于美国的最重要的书籍:一部才华横溢的杰作。这部煌煌巨著因其博学而引人注目,也令同侪沮丧。这无疑是若姆职业生涯的巅峰之作,它提供了比在19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之间的法国知识分子的观点更加精深的理解。若姆展示出美国未来的问题曾经如何在法国知识分子中间引起一场激烈的辩论,这辩论关切自由、贵族、民主以及在社会生活中的国家角色等意义。虽然若姆反对这样的解读,这些论辩都是我们今天仍然可以借鉴的。

——萨姆斯·凯恩,《公共图书》


曾研究过托克维尔的读者会发现,若姆的多层叙事带领他们进入他们很少认识到的托克维尔的思想来源,并且为对话其最著名的文本提供了新的视角。

——劳埃德·克莱默,《加拿大历史杂志》


吕西安.若姆促进了我们对托克维尔的思想传记和政治理论的理解。.……打开了许多新的方向……他的书将不会是托克维尔研究的最后一个词,但它将是一本由一代托克维尔学者阅读和引用的书

——大卫·塞尔比,肯塔基历史学会


见解独到、观察新颖,若姆的博学俯拾即是。

——《知识分子史学评论》


书摘随读


两种民主还是两种专制?


正如这也常常符合自由主义派的情况(比如在洛克和孟德斯鸠的笔下,或在贡斯当的笔下),托克维尔的思想是一种真正的解构,或者在某些时刻,是一种对主权(souveraineté)概念的避让。主权概念对欧洲的民族国家的建立非常重要,能够清晰地界定权力的范围:能够通过某一法律的权威发出命令,并因此在某个特定时刻根据其规定的内容决定普遍利益的人拥有主权。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基佐在《欧洲代表制政府的源头》(Histoire des origines du gouvernement représentatif en Europe)中展示了现代代表制民主的悖论性方面——人民拥有主权,却必须服从!拥有主权的人被统治,这就是其中的悖论。主权的概念来源于君主制(和教宗制),很难移植到民主框架中;必须承认的是,统治者行使主权,而人民“拥有”主权:许多法国大革命中出现的混淆和冲突,以及雅各宾主义本身都诞生于这些模棱两可,甚至被卢梭所加强。


426托克维尔能够绕过或平息这一问题,要归功于他的“社会性权威”的直觉,这是从拉姆内的“常识的权威”演化而来的。一方面,在美国(或在新英格兰),人民主权在合法享受“分散”的权力的当地中实行(本书第一部分)。另一方面,在民主中,更值得关注的权力并不是主权,而是公众行使真正的权威的方式。这一人民对自己的权威在托克维尔笔下同时被称为多数人的暴政、公众舆论的力量和公共信仰:


要相信的是,多数人的思想支配权在臣服于国王的民主人民中,没有比在一个纯粹的民主中更为专制;但是,这一支配权始终非常专制,而且无论在平等的世纪支配人的政治法律是怎样的,我们都能够预见,对在公共舆论的信仰将成为一种宗教,而多数人将成为先知。


于是,我们的视线从经典的主权问题(权力的分离、权力地方化、联邦主义等等)转向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这个问题并不是国家所代表的危险(古典自由主义),而是民主人民防备自身的方式,他们本身的偏向,这些偏向从被命名为“社会状态”的公民社会中诞生并发展。


本书尝试展示刺激托克维尔对这些可能的危险的感知力的就是托克维尔本人所接受的贵族文化,而这一文化被转化为《论美国的民主》的形成神话:专制君主的回归。我们因此能够重新考虑关于托克维尔的研究的一个著名问题:《论美国的民主》下卷末尾所描绘的监护性的温和专制主义是否与上卷中的思考截然相反?是否存在“两种民主”和两本完全不同的书,甚至是相互冲突的书?


的确,1840年的著作的最后展示了一种社会外部的权力,这种权力建立在一种行政中央集权的基础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而且类似于一个利维坦-天意:凌驾于相互类似而平等的人之上的,“是一种无边无际的守护力量。这是唯一负责保证他们的享乐并照看他们的命运的力量。它是绝对的、详细的、规律的、有远见的和温柔的。它类似父权……但这位父亲只想让人们困于童年时期;……有什么能够完全夺去他们思考的困难和活着的苦楚?”


相反,1835年的书强调了多数人的暴政、基督教引入的稳定性因素和美国人的行为方式与影响自己的方式。一些评论家将此总结为视角的矛盾。事实上,正如弗朗西斯科·德•桑克蒂斯(Francesco de Sanctis)所指出的,事实其实更为复杂;因为《论美国的民主》上卷中涉及的是具体化的专制权力,而下卷则讨论的是社会对其本身的压迫,因为我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上文引用的关于“信仰的主要源头”的阐释。评论家将《论美国的民主》上下两卷视为两本完全不同的著作对立起来,他们并没有从托克维尔提出的总体问题角度出发阅读这两本著作:权威的变体是有哪些?权威如何部分取代主权的传统角色?


——摘自托克维尔:自由的贵族源泉


附:“2017年中好书”100本入围书目

(来源 新京报,排名不分先后,不按类别划分)


001、《轻浮的历史》(法)萨比娜•梅尔基奥尔-博内

002、《人伦的“解体”》 吴飞

003、《密茨凯维奇诗选》 (波)亚当•密茨凯维奇

004、《午夜起来听寂静》  周云蓬

005、《你是一百只眼睛的水面》 (智)米斯特拉尔

006、《鱼王》 (俄)维克托•阿斯塔菲耶夫

007、《慕尼黑的清真寺》 (美)伊恩·约翰逊

008、《隐匿的国度》(法)博纳富瓦

009、《小说课》  毕飞宇

010、《柏林:一座城市的肖像》 (英)罗里•麦克林

011、《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周雪光

012、《地下铁道》  (美)科尔森•怀特黑德

013、《几乎消失的偷闲艺术》  (加)达尼•拉费里埃

014、《芳华》 (美)严歌苓

015、《我的灵都:一位奥地利学者的北京随笔》  (奥地利)雷立柏

016、《民主之门》(美)道格拉斯`史密斯

017、《贩卖音乐》  (以)大卫•格罗斯曼

018、《田野调查•被遗忘的村落》 (日)宫本常一

019、《孤独之间》 (美)李炜

020、《新名字的故事》 (意)埃莱娜•费兰特


021、《造物的日常》  (日)早川由美

022、《宇宙、诸神与人》  (法)让-皮埃尔•韦尔南

023、《陟彼景山:十一位中外学者访谈录》 戴燕

024、《现代艺术150年》 (英) 威尔•贡培兹

025、《众妙之门》  (英)阿道司•赫胥黎

026、《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 (英)罗斯•金

027、《印象与风景》(西)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

028、《罗纳德•科斯传》  (美)斯蒂文•G. 米德玛

029、《海洋与文明》  (美)林肯•佩恩

030、《在世界与我之间》  (美)塔那西斯•科茨


031、《才女之累》  (美)艾朗诺

032、《杂草记》  (日)柳宗民

033、《战败者见闻录》  (墨)米格尔•雷昂-波尔蒂利亚

034、《孤灯下的记忆》  赵絪

035、《路边狗》  (波)切斯瓦夫•米沃什

036、《羽毛:自然演化的奇迹》 (美)托尔•汉森

037、《书楼觅踪》 韦力

038、《学以为己》  李弘祺

039、《大地册页:一个农民父亲的生存档案》 杜怀超

040、《带我去太空》  (美)罗恩•米勒


041、《强迫症的历史》  (美)克劳斯•费舍尔

042、《乡下人的悲歌》  (美) J.D.万斯

043、《逃亡:布尔加科夫剧作集》 (苏联)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

044、《步履不停》  (日)是枝裕和

045、《荒野行吟》 孙重人

046、《五十四种孤单》  普玄

047、《石挥谈艺录:把生命交给舞台》   石挥

048、《新教育场域的兴起 1895-1926》  应星

049、《当下的哲学》  (法)阿兰•巴迪欧

050、《阿赫玛托娃诗全集》 (俄)安娜•阿赫玛托娃


051、《春秋来信》 张枣

052、《河流之声》  (西)乔莫•卡夫雷

053、《中国近代外交官群体的形成》 李文杰

054、《不负责任的自我》(英)詹姆斯•伍德

055、《被束缚的人》  (奥)伊尔泽•艾辛格尔

056、《现代主义:从波德莱尔到贝克特之后》(美)彼得•盖伊

057、《眼泪的化学》 (澳)彼得•凯里

058、《毒木圣经》  (美)芭芭拉•金索沃

059、《记忆的性别》 (美)贺萧

060、《东风》 (美)理查德•耶茨


061、《托克维尔》  (法)吕西安•若姆

062、《火枪与账簿》 李伯重

063、《积木书》   赵松

064、《历史意识的维度》  (法)雷蒙•阿隆

065、《阶序人》  (法)路易•杜蒙

066、《当图书进入战争》 (美)莫里•古皮提尔•曼宁

067、《春之祭》  (加)莫德里斯•埃克斯坦斯

068、《佛罗伦萨的神女》  (英)萨尔曼•鲁西迪

069、《大地上的亲人》   黄灯

070、《紫禁城的荣光》 (日)岡田英弘


071、《转向大众》  李礼

072、《全球景观中的中国古代艺术》  (美)巫鸿

073、《诗的八堂课》  江弱水

074、《以疯狂之名》  杨添围

075、《爱是地狱冥犬》  (美)查尔斯•布考斯基

076、《我在故宫修文物》  萧寒、绿妖

077、《2084》(阿尔及利亚)布阿莱姆•桑萨尔

078、《明代士大夫的精神世界》   陈宝良

079、《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美)汉娜•阿伦特

080、《被仰望与被遗忘的》(美)盖伊•特立斯


081、《黑旗》(美)乔比•沃里克

082、《中国1945》(美)理查德•伯恩斯坦

083、《七夜物语》  (日)川上弘美

084、《试刊号》(意)翁贝托•埃科

085、《与民国相遇》 唐小兵

086、《妮萨》(美)玛乔丽•肖斯塔克

087、《莫扎特与纳粹》  (英)艾瑞克•莱维

088、《醉酒的植物学家》 (美)艾米•斯图尔特

089、《余音》葛兆光

090、《回望》金宇澄


091、《虔诚的回忆》 (法)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092、《定宜庄北京城口述史》系列丛书   定宜庄

093、《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郭建龙

094、《家国天下》许纪霖

095、《分享经济的爆发》(印度)阿鲁•萨丹拉彻

096、《考拉》(瑞士)卢卡斯•贝尔福斯

097、《日本新中产阶级》(美)傅高义

098、《冷暴力》(法)玛丽-弗朗斯•伊里戈扬

099、《未来简史》(以)尤瓦尔•赫拉利

100、《散步去》(日)谷口治郎

欢迎监督

举报电话:010-85893192

邮箱:ljyueme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