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江书评

媒体推荐
有关教育的焦虑与思考(2016-05-04)
陆传文老师洞悉中国家庭教育中的各种怪现状及其本质,用亲和的态度、广博的见识、睿智的语言、犀利的话锋,为正深陷成长迷雾中的孩子们涤清心灵的沉垢,帮助他们找回饱满的精神状态,以尚佳的状态应对学习和生活。从散漫到自律,从敏感到敏锐,从依赖到独立,从逆反到理智,从焦虑到内心强大……到底有队员?答案是一个半小时———那是和陆传文老师一次谈话的时间。品格导师陆传文,十年积淀,有奇奇思、有妙法,带领孩子重塑自我,成长蜕变。 ———编辑推荐

陆传文老师洞悉中国家庭教育中的各种怪现状及其本质,用亲和的态度、广博的见识、睿智的语言、犀利的话锋,为正深陷成长迷雾中的孩子们涤清心灵的沉垢,帮助他们找回饱满的精神状态,以尚佳的状态应对学习和生活。从散漫到自律,从敏感到敏锐,从依赖到独立,从逆反到理智,从焦虑到内心强大……到底有队员?答案是一个半小时———那是和陆传文老师一次谈话的时间。品格导师陆传文,十年积淀,有奇奇思、有妙法,带领孩子重塑自我,成长蜕变。

———《新华书目报》编辑推荐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焦虑可能都是不同的,我的焦虑是教育。我的职业是教师,这就是原因吗?如果你的身份是家长,不信你跟我完全不同。环境的改善确实艰难,那么用力地破坏,而且进行了如此之久,不可能一夜之间让环境修复如初。然而,比环境的污染更可怕的还有,比如教育。环境的改善是有可能的,这一点国际经验是存在的。但是,教育一旦失误,对很多人而言,就是进入了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让夏天去弥补春天的失误是很难的,人的教育如同春种秋收一样,节气一旦错过,弥补只是不再继续犯错,不过是减灾而已。


教育的问题主要是什么?有人认为是应试教育引发一系列问题,比如说急功近利,揠苗助长等等。这有道理,但不止如此。首先,人的全面发展从来不是我们教育的根本目标。我们把人当成工具,当成实现某种社会目标的工具,而人本身从来就不是目的,所谓螺丝钉精神就是生动体现。政治挂帅的时候,我们把人培养成能为政治献身的工具;以经济建设为社会目标的时候,我们就把人培养成为献身经济建设的螺丝钉。既然是螺丝钉,还需要全面发展吗?其次,即使提出人的全面发展,也不能落实到教育的实践中去。本来说,德智体就是一种全面发展方案,但贯彻得怎么样呢?德成了单纯的政治素养,而不是全面的人格教育,不要说学以致用,能够做到不与生活日用的常识相违背就是很高标准了。伦理道德有着多方面的指向,家庭伦理、社会伦理,还有政治伦理,都是伦理道德的固有属性。因为片面长期强调政治伦理的某些方面,在中国的教育实践,其结果便是否定了道德本身。一个社会,长期以无德为有德,不发生道德滑坡和伦理环境的污染,就太不正常了。


曾几何时,人格教育是我们教育的中心议题,而君子便是中国人的理想人格。但是,几十年以来,我们的教育目标就是摧毁几千年建立起来的人格理想。如今看来,这一努力已见成效,君子人格确实不再是中国人的理想。那么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没有人会公开地承认,我们就是要用小人人格取代君子人格。但事实上,在中国的教育顶层设计中,依然没有人为君子人格辩护,所以,社会上通行的观念是笑贫不笑娼,你不能说这是人为设计的结果,但你也否认不了,这事实上正是我们多年教育的必然结果。


教育缺乏的不仅仅是正确的人格理想,教育把技能当作头等大事,而文化担当也早就抛诸脑后。中国人应该成为中国文化的传人吗?这个问题可不要问中国的教育工作者,他们也不知道。几十年,中国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文化目标,怎么指望在教育中贯彻文化目标呢?仔细回顾自己的教育历程,怎么也记不起来曾经有过这种训练啊。


其实,即使是从纯技术的立场出发,也会发现我们的教育的严重缺环。人格教育不仅仅是道德和理想,还有心理训练。人格成长,很大—部分是心理的健康与成长。然而,心理教育至今在中国的中学甚至大学,都以防范为主,而教育并不把成长的心理问题系统纳入。只有在心理出现问题的时候,才会有心理老师出现,这时的心理老师,还不如说是心理医生。意志是可以训练的,抗压能力是可以训练的,自信心是可以养成的,与人为善、愉快合作是可以学习的,恰当的表达、有效的沟通,凡此等等,都是可以通过学习完成的,而这本身就应该是我们教育的应有之义。



发表于《新华书目报》

http://b.xhsmb.com/20160425/news_12_2.htm

欢迎监督

举报电话:010-85893192

邮箱:ljyueme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