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青少年读物
亲爱的哥哥山姆 作者:[美]詹姆斯•林肯•科利尔,克里斯托弗•科利尔 著;柳筠 译 页码:192 装帧:平装
定价:22.00元
ISBN:978-7-5407-7803-3

詹姆斯·林肯·科利尔(James Lincoln Collier

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代表作包括《亲爱的哥哥山姆》《把最好的送给爸爸》《来自过去的星球》。其中《亲爱的哥哥山姆》荣获1975年美国纽伯瑞文学奖、美国图书馆协会优秀儿童图书奖,入围197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


克里斯托弗·科利尔(Christopher Collier)

康涅狄格大学的历史教授。研究早期美国史,专攻康涅狄格州和美国独立战争的历史。


柳  筠

资深童书译者。翻译出版过四十余部儿童文学作品,如畅销儿童文学作品《绝命战机》、《手斧男孩》(校译)、《我在雨中等你》(青少版)、《加勒比海盗前传:杰克船长传奇》系列、《加菲猫妙想故事》系列、《魔宠》系列、《疯狂的百科:课本里学不到的历史》(上下册)等。

美国独立战争打响,蒂姆因此历尽了家毁人亡之苦。

蒂姆从小到大都很敬重他的哥哥山姆。山姆聪明伶俐,拥有一颗勇敢的心,向来都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事实上,镇里的人全都很欣赏山姆。可后来事情就变了。

山姆参加了新成立的美国革命军。他张口闭口都是打败英国人,争取独立和自由。只是,并非镇里的每一个人都想成为新国家的一分子。大部分镇民都是英国国王的忠诚支持者,蒂姆和山姆的父亲尤为如此。

战争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蒂姆知道他必须做出选择了。只是,他要如何选择呢——是反对父亲,还是与哥哥成为死敌?

4月,外面黑咕隆咚,雨水噼里啪啦落在小酒馆的窗户上,像极了低沉的鼓声。我们正埋头吃饭,突然,大门猛地开了,“砰”一声撞到墙壁上,震得架子上的盘子咯咯直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哥哥山姆站在那儿,穿着一身制服。哦,老天,他看起来是那么骄傲。

“山姆。”我母亲喊道。自圣诞节以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到他。

“把门关上。”父亲说,“外面在下雨。”父亲就是这样——先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否则别想他对你客气。

可山姆太兴奋了,压根儿就没注意。“我们在马萨诸塞殖民地打败了英国佬。”他大叫道。

“谁打败了英国人?”父亲说。

山姆关上门。“就是我们这些民兵呀。”他说着背对我们,拉上门闩,“该死的红外套英国兵昨天出了波士顿。他们在搜寻亚当斯先生和汉考克先生,一直行进到了列克星敦。一些麻省大学民兵在广场阻截他们,可英国佬太多了,他们闯过了封锁线,到了康科德,满世界找军火。只是爱国者们早把大部分军火都藏了起来,他们只找到一点点。等到他们掉头往回走,民兵就埋伏在路边的田野里,在他们返回波士顿途中,将他们全部歼灭了。”

大家一言不发。他们很震惊,所以都沉默了。我情不自禁地盯着他,他显得那么英勇无畏。他上身穿一件大红色上衣,搭配银色纽扣,还穿着白色背心,高至膝盖的绑腿是黑色的。哦,我真羡慕他。他很清楚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可他这人就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还假装这只是小事一桩,而他早就习惯了。“我都快饿死了。”他说着一屁股坐在桌边,“我一大早6点从耶鲁大学出发,到现在才有工夫吃点东西。”

我们一共七个人坐在酒馆的桌子旁边。我、母亲、父亲,还有住在纽敦镇的比奇牧师,不过他星期六晚上会在雷丁这边过夜,这样星期天一大清早就可以在我们的教堂布道了。另外还有从雷丁中心来的两个农夫,不过我不认识他们。当然还有山姆。不过他们都没说话,我猜他们是这么认为的,既然山姆是父亲的儿子,该由父亲先开口说话。

这时,母亲起身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盘子,从放在火上的铁锅里盛了满满一盘子炖菜,然后从酒桶的龙头下接了一壶啤酒,放在山姆面前。山姆饿坏了,躬身趴在盘子面前,拼命往嘴里塞吃的。

“吃东西的时候别这样。”父亲生气地说。

山姆看起来有些尴尬,笔直地坐了起来。

“喂,好啦,”父亲说,“跟我们说说外面的情况,别慌里慌张的。”父亲脾气上来了,我看得出他在竭力控制。

山姆将勺子放在炖菜里,开始用勺子往嘴里塞食物。但他突然想起来,要是嘴里塞满食物,父亲又会大声冲他嚷嚷,于是他将满勺子食物又放回盘子里。“父亲,这事儿可没法儿不慌不忙地说。昨晚纽黑文发生的事儿外面都传遍了……”

“我想也是谣言。”父亲说。

“不,不,打仗的事儿是真的。”山姆说,“阿诺德上尉亲口告诉我们的。”

“阿诺德上尉?”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上尉。他是殖民地近卫步兵第二连的上尉。”他说着低头看了看炖菜,“也就是我的连队。”他抬起头,惊恐地瞥了一眼父亲。

“难怪穿得像参加化装舞会一样。”父亲说。

“这是阿诺德上尉设计的制服……”

“别扯远了,接着讲吧。”

“开始是那些红外套英国兵……”

“我想你说的是国王陛下的士兵吧。”父亲说。他仍然强忍着没有发脾气。

山姆的脸涨得通红。“好吧,那些英国士兵隶属于波士顿的驻防部队。他们开拔到列克星敦,想寻找亚当斯先生和余下的人,但亚当斯他们都跑了。有人在波士顿某座教堂的塔尖给亚当斯他们发信号。所以当那些红制服,我是说英国士兵去了列克星敦的时候,发现那里除了民兵,一个人都没有。跟着发生了枪战……”

比奇先生将手举起来,叫山姆先停下来。“谁先开的枪,山姆?”

山姆一脸困惑。“呃,我想应该是英国人吧。反正他们在纽黑文是这么说的。”

“谁说的?”

“我……我也不大肯定,”山姆说,“我想打起仗来很难分辨得清吧。但是……”

“山姆,”父亲说,“你觉得是谁先开的枪?”

“我不知道,父亲,不知道呢。但是……”

“山姆,我觉得这事儿很重要。”父亲说。

“为什么很重要?”山姆跟往常一样,也来气了,“红外套英国兵有什么权利来这儿?”我觉得他老是把英国士兵叫作红外套兵这事儿还真是挺搞笑的,因为他自己也穿着红外套。

“好吧,好吧,”比奇先生说,“关于这点就别争论了。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好的,先生。”山姆说,“反正有些人被打死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然后英国人去了一个叫康科德的地方找储存在那里的弹药,但他们没找到多少,只得掉头回波士顿。就在这时,民兵对他们一阵痛打,一路把他们撵回了家。”说到这里,山姆快速地吃了几口炖菜,免得他们又有更多的问题要问。

“该死,这些叛乱分子。”一个农夫骂道,“他们这是要把咱们全都卷入战争。”

比奇先生摇了摇头。“我觉得有常识的人才是多数。除了傻子和莽夫,谁都不想叛乱。”

“他们在纽黑文可不是这么说的,先生。”山姆说,“他们说马萨诸塞的所有殖民地都准备反抗,如果马萨诸塞反了,康涅狄格殖民地也会参战。”

父亲终于发作了,一拳砸在桌子上,把盘子都震了起来。“我家里绝不允许出现这种卖国言论,山姆。”

“父亲,这不是卖……”

父亲举起一只手,那一瞬间,我以为他的手要扫过桌子去打对面的山姆。但他只是再次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在我家,卖不卖国我说了算。老师在大学里是怎么教你的?”

比奇先生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场合。“我觉得雷丁那边的人也不是那么想打仗,山姆。”他说。

山姆紧张极了,但依照山姆的性格,他一定会据理力争。“您误会雷丁那边的人了,先生。康涅狄格殖民地的亲英分子比其他的殖民地多得多。纽黑文没有那么多反对独立的人,有些镇子里几乎完全没有。”

“哦,山姆,”比奇先生说,“我觉得你到哪儿都会发现忠诚是一种美德。我们以前就经历过这档子事,那些道德败坏的疯子打扮成印第安人的样子,在波士顿港口把茶叶都倒进了大海,像是将几百英担的茶叶弄湿,就能阻止地球上最强大的军队似的。这些挑事儿的人倒也能将人们的情绪调动起来,不过只维持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后劲儿不足了。一个月后,所有人都忘记了,除了白白送命的那些人的老婆和孩子。”

“先生,为了自由,死也值得。”

父亲听到这话后,大声叫起来:“自由?要自由干什么,山姆?自由地嘲笑国王吗?自由地开枪射杀邻居吗?自由地让几千人生灵涂炭吗?这些想法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您不明白,父亲,您真的不明白。如果他们不让我们自由,我们就要战斗。他们凭什么把我们的税收到英国去,把我们的钱都赚走?他们离我们有三千英里,凭什么用法律约束我们?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听到山姆跟父亲争吵,我紧张得要命。我看到比奇先生想让他别再说了,免得他到时候像以前一样跟父亲打起来。“上帝叫人们学会服从,意思是叫孩子服从父亲,子民臣服国王。作为上帝的子民,我对他的指引不会有任何质疑。乔治三世也是上帝的子民,你会质疑他的做法吗?回答这个问题,山姆,你真以为你比国王,比议会里那些有学问的人更明白事理吗?”

“议会里有些人也同意我的看法,先生。”

“这样的人可不多,山姆。”

“埃德蒙·伯克就同意。”

父亲又发脾气了。他又一拳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山姆,今晚你别再说了。”

父亲没开玩笑,山姆也知道他没开玩笑。他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转身跟比奇先生谈起了比奇先生准备修葺的教堂。我也很高兴。山姆像那样跟成年人争执我看着就害怕。当然,山姆向来都是这样,只要心里想什么他都会大声喊出来,甚至因此被父亲打。父亲从来没打过我,但他打过山姆许多次,大部分是因为争论。母亲总是说:“山姆并不是真的很叛逆,只是说话太快了。只要他学会在说话之前停顿一下,好好想一想就好了。”但山姆似乎永远都学不会。因为山姆有什么说什么,父亲打过他,母亲虽然讨厌父亲这么做,但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不过,她也相信父亲做得对,小孩子说话的时候就应该彬彬有礼。我也觉得父亲的做法是对的,小孩子就应该安静点,不要什么都说,就算他们知道成年人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有时这很难做到。有时我自己都无法保持沉默,不过我不会像山姆一样捅出这么大的娄子。

当然,山姆差不多是个成年人了。他十六岁,离开大学快一年了,所以也不能说他是孩子了。我觉得麻烦就在这里。山姆也觉得自己是成年人,不希望任何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不过,我看得出来,他仍然有点儿害怕父亲。

坦白说,关于山姆对打仗这档子事的分析,我也不大肯定他到底说得对不对。他讲的那些东西听起来好像没错。我们应该自由,不应该受离我们那么远的人的控制。但我觉得实际情况可能比山姆了解的更复杂。父亲跟山姆不一样,他从没念过大学,但我仍然肯定,他知道的事情一准儿比山姆多。父亲是成年人绝对没错,而山姆也许只是自己觉得自己成年了,但我只把他当我的哥哥。我怕父亲不假,但我可不怕这个哥哥。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本书)

★面对可怕的战争,如何守护挚爱的亲人!

★荣获1975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美国图书馆协会优秀儿童图书,入围197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

★美国中学指定课内读物,热销四十年,感动全球亿万读者

蒂姆崇拜哥哥山姆,他觉得山姆聪明而勇敢。可是,有一天,山姆参加了新成立的美国革命军,要打败英国人,为祖国的独立和自由而战。但父亲反对这场战争,他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战争解决不了问题。蒂姆觉得爸爸和哥哥说的各有道理。

但讽刺的是,后来,父亲不幸地死在他所支持的英军的监狱船上,而哥哥山姆,也冤死在他为之而战的美国革命军的枪下。蒂姆和妈妈在这场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妈妈一生都不能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来。而蒂姆开始反思这场战争,觉得除了战争,或许还有其他方式也能实现同样的结果。

这是一部关于一个美国普通家庭被战争撕裂的悲伤却又感人的儿童文学作品。故事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的视角,讲述了这场战争对自己和他的家庭所造成的影响。故事依据真实的历史材料创作而成,语言精炼生动,自1974年出版以来,已在全世界热销了四十多年,至今仍深受欢迎。本书荣获1975年美国纽伯瑞文学奖,并被评为美国图书馆协会优秀儿童图书,入围197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更成为美国中学指定课内读物,是一部令人们反思可怕的战争、珍惜家人亲情的必读作品。
欢迎监督

举报电话:010-85893192

邮箱:ljyueme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