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中外文学
神秘列车之旅 作者:残雪 页码:255 装帧:平装
定价:36.00元
ISBN:978-7-5407-7772-2

残雪,本名邓小华,1953年生于长沙,小学毕业(“文革”开始)即失学,做过铣工、装配工、赤脚医生、代课教师等,后自学缝纫,成为个体裁缝。1985年开始发表小说,至今已有六百多万字作品问世。


残雪在海外影响巨大,有三十多部作品被译成外文出版,其小说是美国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大学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日本大学的文学教材,多次被收入世界优秀小说选集。她被美、日文学界认为是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学最具创造性的作家之一。


2008年,残雪七个中篇和短篇被收入日本大型丛书系列《世界文学全集》,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作家。2009年,长篇小说《五香街》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文学评论集《灵魂的城堡》即将由日本平凡社以及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2015年,长篇小说《最后的情人》获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令残雪成为中国作家获奖第一人。另外她还在2015年3月入围英国《独立报》外国小说奖,6月入围美国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终审圈。


本书收入残雪中篇小说代表作五部:《神秘列车之旅》《工厂区的生活》《茅街的长延和他姑妈的通信》《矿区的维克》《空中囚禁》。其中延续发展了残雪“灵魂歌者”的风格,全面而深刻的自审意识,直抵灵魂的深度;自由彰显欲望的潜意识,已经超越了自我,真正构筑起了残雪的艺术王国。墙内开花墙外香,近年来残雪在国外屡屡获奖,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学最具创造性的作家之一”,然而国内读者对其文学创作的了解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本书精选了残雪1999-2009年间的五部中篇小说,以期能够揭示其文学生活真相。

什么样的神秘列车?


我们常说起一个人的精神素质。那么文学素质、艺术素质,还有哲思的素质是如何样获得的?要做一名真正的现代人,如何样才能具有现代人的素质?在这部作品集里面的中篇小说中作者所表演的,就是人如何样锤炼自己的生命体,打造高级的生命素质的历程。

残雪所有的小说描述的都不是他人或外部事件,它们一律指向自我。这个自我既具有灵魂也具有生命,是一个矛盾体。矛盾的双方在作者进行创造的漫长年代里一直在激烈的斗争、撕裂、交融与抗衡中发展着。艺术家是人类自我的代表,所以这个自我应是最为广阔而又深邃的、可以代表整个人类的。

残雪的自我是在实验文学这种尖端级别的创造中逐渐觉醒的,她的文学生活常常是刀锋上的生活。这几篇写于19992009年的小说,就揭示了她的文学生活的真相——一种由肉体的生死搏斗来支撑的、至死不渝地追求理想之光的生活。我们习惯于表面的生活和模式化的表达,我们对自己的肉体看轻,对自己的灵魂也很少关注和追究,所以一旦有艺术家将灵肉矛盾的真相揭示出来,我们就感到陌生、不适,甚至反感。我们会认为那里面所描述的是同我们关系不大的别人的生活。可是这里揭示的正是对于我们——新世纪的人们来说生死攸关的灵肉矛盾的问题。这几篇小说的背景类似于但丁的炼狱。角色们在那里面进行着什么样的活动?让我们回忆一下,但丁炼狱中的人们在做些什么?在作者看来,那些人无一例外地在进行着自我的革命。残雪的角色比但丁炼狱中的人们更具有现代意识,所以他们往往能自觉地锤炼自身的素质,使自己变得更强大,更有力,更具有创造性。他们在小说中的表演就是残雪自己的文学生活。这种表演文学是以生命体的高难动作来实现的,它遵循本能的冲动而又不放弃理想之光的照亮,可说是每一阶段都在以螺旋式运动攀升。

十七年前,当残雪写下“神秘列车之旅”这部较长的中篇小说时,她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语境之中,这些充满了阴沉、死亡,也充满了搏斗,抗衡的情节,负载了一种什么样的叙事使命?十七年之后,作为读者和评论者的残雪再次阅读自己的这部品时,忽然就有一道光照亮了炼狱般的背景和那些角色!她于刹那间感悟到,却原来那一切全是她想要的,是她多年里头于半朦昧半清醒中出于本能死死抓住不放的。她的角色受苦,但那些苦一律不是白受的。正是苦难的折磨促使每一个人成长、成熟,并且变得强硬起来。他们无一例外地逐渐将自己建构成了有担当、有创造力的个体。那种隐讳而浓烈的,弥漫于故事中的对于死亡的渴望,其实是悬崖上的特技表演。

痕是作品中处于故事表层的主角,初进入神秘列车时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看不透,有悖常理,但从根本上来说,他是自觉自愿地呆在那列车上的——他没有丧失好奇心。养鸡场的场长将痕送上这列伟大的列车后,痕所遇到的第一位导师就是朴实阴沉,百折不挠的列车长。但痕并没有认出他是自己的导师,他是直到最后才确定这一点的——因为这个人是一车之长,是深通灵肉之谜的高手。当然他也没有认出引诱他的傻大姐,他对于她的身份也是直到后来才逐渐弄明白的。

痕在列车上的各种行动就如大象闯进了瓷器店,他几乎总是身不由己,他被欺骗,被迫害,常在阴森恐怖中走投无路。可是这些苦难完全不能避免吗?他毫无逃离的机会吗?显然不是这样的。并且阴谋和苦难好像都是有用意的,是这个人不知不觉地所主动抓住的。

请看对于傻大姐的描写:

“……要知道对于我这样一个只有半边脸的女人来说,机会是非常稀有的。您为什么总不说话?我想知道您的想法。像这样墨墨黑黑的,您完全可以在心里把我设想成一个美女,真的,为什么您不能把我设想成一个美女呢?”

她的话就好像催眠曲,她一边唱一边轻轻地在痕背上打着拍子,她那赤裸裸的、温暖的肉体散发出米饭的香味。这个女人也同列车长一样,身上有野地里的气息。(见《神秘列车之旅》)

也许不少人有过傻大姐的这种体验,这种灵肉撕裂的痛感。但能承担并战胜这种剧痛,仍然保持对生活的好奇和新鲜感,并且冲动起来就像在主动找死一般的人却是很稀有的。这个小小的人群就是世上的艺术家和尖端文学工作者的人群,他们演绎了人类在精神极地的实存。

我不想举更多的例子了(我信任我的读者的能力)。我在此尝试给我的新读者指出一个大方向,这就是在阅读时离开表面的生活,掉转头面对人的本质生活,并渐渐地熟悉这种生活,去那里面充当角色,在表演实践中辨认从来就属于你自己的这种“陌生”的生活。在这个意义上说,实验文学的阅读是最高的灵肉享受,也是人获取自由的通道。

2016年314 密云上河湾小区


残雪是一位风骨卓然的现代主义作家。2015年残雪入围英国独立报外国小说奖、美国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并最终斩获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然而,国内读者对其文学创作的了解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本书精选了残雪1999—2009年间的五部中篇小说,以期能够揭示其文学生活真相。
欢迎监督

举报电话:010-85893192

邮箱:ljyuemei@126.com